思路客小說網 > 異界鐵血商途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充滿矛盾的規則

第二百七十四章 充滿矛盾的規則

思路客小說網 www.tnuwlq.icu,最快更新異界鐵血商途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還是自己煉制一個吧,你會煉制嗎?”高飛想了想,搖頭說道,指望機械警衛再送一個封魂球?還是算了吧,鬼知道它打的什么主意?

    從機械警衛的反應來看,它需要的并不是神器,而是高飛煉制神器的過程,可這有什么意義?直到現在,高飛也沒弄懂機械警衛的所作所為,到底是為了什么,它不僅沒有傷害高飛,也沒有要他煉制完成的神器,還搭給他一個封魂球,順手再送給他一個頂級神匠當老師?

    機械警衛會這么好心?

    不可能的,從林豐那兒學到的知識,讓高飛明白,智能化的東西,在沒有達到真正人工智能的情況下,一切行為舉止,都是通過一種叫程序的數據流來掌握的。機械警衛的目的是什么,或許只有設計程序的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有一點高飛已經明白了,不管是之前的紅孩兒,還是機械警衛,都是因為自己的某些條件,恰好與程序事先設置好的某些條件對應,所以它們對自己才會表現出友好……

    友好?

    算是吧,高飛暫時當作它們是友好的表現。

    這一點,用赤元大陸元武者的心態去理解,應該是機緣,或許叫緣份。就象當年他拿到通神珠,思維與通神珠恰好同頻一樣,奧丁身為通神珠的設計和煉制者,在煉制過程中,卻出現了偏差,最終的結果,是便宜了高飛。

    所以,當奧丁找到高飛的時候,不管他心里有多恨高飛,依然會和顏悅色,甚至所他一生的心得,奧丁神匠術都傳給了高飛,還把剩下的上億元石,一股腦兒的給通神珠使用一樣。

    奧丁,沒有選擇,所以只能這么作。

    人工智能,以及看上去傻乎乎的機械警衛,也是如此,因為符合了某些特定的條件,它們才會作出與之對應的反應。

    高飛猜的沒錯,以林豐對人工智能的了解,出現偏差的機會不高。此時的紅孩兒,一臉懵圈的看著遠去的機械警衛,居然還有這種操作?

    “喂,紅孩兒,剛才是觸動第六規則了?”屏幕上傳來丘比特的聲音,人工智能之間,因為產生了意識流,因此也有了競爭。

    意識流,這是人工智能設計者的最終目的,在他們生前,卻沒機會看到。

    所謂的意識流,最主要的部分,是自主意識。人工智能依托量子計算模塊,擁有強大無比的計算能力,可生物的思想、情感,以及自我意識,卻不是程序能夠解決的。在他們出事之前,甚至連產生意識流的方法都沒有找到。

    在漫長的歲月中,人工智能在神之禁地這種特殊的環境下,以緩慢的速度,自主產生了意識流。從完全沒有意識,到微意識、人工智障級意思、直到現在的常規意識。

    事實上,這艘太空船上的人工智能數量,遠比現在剩下的多得多,一艘龐大的,擁有數萬個子系統的太空艘上,每個子系統,都有獨立的人工智能系統。

    經過數千年的演化,如今剩下的來的,只有十三個。每個‘活’下來的人工智能,都是進化出意識流的優勝者,至于那些失敗的人工智能,早已經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沒錯,何必問我,你又不是看不到。”紅孩兒打了個哈欠回答道,在十三個人工智能之中,它與丘比特關系比較親密,或許是因為它們的形象都是光著屁股的小破孩有關。隨著意識流的加深,人類情感會顯示出來,不再早之前的競爭和吞噬關系,人工智能需要并且愿意成為朋友,在規則指南之中,是一個非常好的表現。

    在十三智能之中,紅孩兒和丘比特也是進化更好的。除了不同的人工智能進化速度不同,在人工智能之中,居然也出現了最低階的階級和群體分類,相信這是連它們的創造者也沒有想到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丘比特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能怎樣,繼續看著唄,只要不違反規則,任其自然。”紅孩兒無所謂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么!”好半晌,丘比特的聲音變得很蒼老,象是一位歷盡無數歲月的長者。

    “你很無聊,因為我們存在,所以我們存在,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。早就告訴你了,沒事兒的時候,不要總掃描人類留下來的那些無聊愛情劇,那對我們沒有任何意義。”紅孩兒一拍并不存在的額頭說道。

    不管它們愿不愿意,都會受到創造者的影響。與創造者在一起的時間很短,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有,所以它們的進化過程有些古怪,更多是受到時間和環境的影響。畢竟,在它們剛剛‘出生’的時候,只是機械的人工智能,雖然包含有情感模塊,可情感模塊起用的作用,依然是數據流的影響。

    而現在,對它們影響起作用的,數據流和意識流各占一半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總有一天,意識流會起到主導作用。或許當那一天到來的時候,底層的規則系統,就不會再成為它們意維和行動的約束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告訴我,你喜歡這個叫高飛的類人生物嗎?”丘比特問道,這種交流,在人工智能之間,已經越來越多了,從最初時候,上百年也不會有一句交流,到現在每個月都會有交流,這種進步速度,已經非常快了。

    “談不上喜歡,如果說興趣的話,我對他身邊的雌性類人生物更有興趣。”紅孩兒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指她體內蘊含的某種意識波段?”丘比特比紅孩兒更喜歡交流,可這并不代表它的進化程度更高,在人工智能之中,思考和交流,誰的比重更高,誰的進化程度越強,在這方面,紅孩兒更有優勢。在它的底層代碼中,被創造者加入很長一段無序低碼。

    這段無序代表,本身并沒有太多的意義,鬼知道當初創造者們是怎么想的。丘比特有機會讀到過一小段,其中的內容是關于某個種族,相關玄門的東西。反正以丘比特的計算能力,無法讀懂和計算出其中的內容,用某種數字、代號,推算未來,別說創造者的祖宗無法作到,就算十三智能合在一起,也無法計算出萬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沒錯,那些意識波段是外來的,被強行殖入到她體內的,而這種波動對生物的影響非常大,卻能巧妙的與寄居體達到某種平衡,這的確非常有趣。”紅孩兒摸著光禿禿的下巴,學著某個已經死去數千年的老學究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把她抓來。”丘比特蠱惑道。

    “閉嘴,你想作人體實驗嗎?你想啟動自毀系統嗎?如果你愿意,我無所謂的,它們也會高興,畢竟十三個人工智能,數量太多了。”紅孩兒不屑的說道,底層規則,對人工智能來說,就是一道閘門,也是一柄利刃,阻止它們作出任何超出規則的舉動。

    在意識流出現這前,它們只會死板的按照規則的程序運作,隨著意識流不斷的增強,人工智能學會了在規則之間,選擇它們喜歡的東西。不管意識流壯大到何等程度,依然不敢,也不能沖擊最后一道閘門,那關系到它們的生死存亡。

    當然,關系到生死存亡的,不僅是最后一道閘門,還有能量。如果不是在能量耗盡之前,人工智能產生出意識流,并且在規則之間,找到全新能源,以及使用能源的權限,或許早在幾千年前,它們就已經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事實上,創造者們為了防止人工智能出現意外,對‘警戒’、‘自保’,作出了相當嚴格的規則,除非外來特種,有明顯攻擊、破壞等行為,人工智能不允許攻擊、傷害任可本土生物。

    意識流的好處,就是有自己的思考方式,并且繞過一些相關規則。例如,通過生物實驗的方式,研究出空間樹人這個物種,利用空間樹人的攻擊性,主動攻擊外來生物。

    作為警戒堡壘的死光使者,只能攻擊進入其范圍的生命體,機械警衛,也只能在固定線路進行巡邏,并且不能主動攻擊無惡意的生物。

    好吧,意識流,將某種詞匯和字體的含意,進行了一定程度的‘誤解’,或者說,是全新的解讀,才讓死光使者和機械警衛的權限增加到現在的程度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暴石山君、空間樹人這兩個通過‘科學實驗’,產生的全新物種,并不受程序規則所限,讓人工智能可以玩的更開心些。

    另外,在這數千年中,人工智能早已經達到一致,為了自己的生存環境,所有通過第一警戒圈的外來生物,都可以被標定為侵略物種,都是帶有惡意的,是應該被消滅掉的。

    所謂的第一警戒圈,在赤元大陸上,被呼作神之禁地。

    “或許可以合作,我們幫她取出身體里的意識波段,條件是放他們活著離開這里?”紅孩兒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你的行為違反合作規則。”丘比特尖叫一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,你放走了他們,已經違反合作規則了。”丘比特的聲音更加尖銳,揚聲器中,帶著強烈的共振聲波,房間中的灰塵成片的落下。
捕鱼棋牌 湖北11选5一定牛预测 湖南快乐十分规律 微交易鑫东财股票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 排列五走势图30期体彩 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天臣配资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图 股票融资10万利息多少 福建快三昨天没出的号码 标准普尔家庭资产配 湖南快乐十分彩 北京pk拾app下载 一分赛车是统一开奖的吗 吉林快3牛